正版第一份资料已更新:不要跳!房价会掉!

文章来源:小红书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2日 17:32  阅读:9266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发现,小蚂蚁的嘴和我们的嘴不一样,他的牙齿像一把尖尖的弯刀,也许就是这把弯刀才能够更好的把食物切割然后吃下去吧。小蚂蚁的身体分三节,第一节是它的头部,第二节是它的腹部,第三节是它的尾部。蚂蚁除了长了八条腿,有趣的是它头上还长着两根触须,我想:为什么它要长两根触须呢?于是,我跑回菜地去弄个明白。这时,一只小蚂蚁发现地里有只死了的青虫,它试着搬了搬,可太大了搬不动,它急忙掉转头去寻找它的伙伴,它用触须同伙伴对话,过了一会,我看见一只只的小蚂蚁排着队,像一条黑色的长龙似的涌向了那条青虫,然后,大家一起奋力的拖着青虫往洞里搬,我兴奋地对着妈妈大叫:我明白了,原来蚂蚁的触须是用来召唤同伴的,是它们用来交流信息的。

正版第一份资料已更新

我站起身来,说你好啊!一路过来累吗?坐着休息一下吧。我期待着她的回答,也很希望能交这样一位朋友。可是——我伸在半空中希望与她相握的手却被她的书包无情的撞开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她径直走到另一座沙发上,一屁股坐了下去不顾及她下面老师的本子的感受,翘起的二郎腿一晃一晃的,顿时扑灭了房间中她原本存留的思韵。我怔在了原地,原本内心对她的友好被从万丈高空坠落的雨浇灭了,只存留了她带给我的无理与傲慢,我慢慢的坐了下来狠命压制住内心按耐不住的愤怒,老师也目睹了全程。我向那个女孩身后的时间表看去,视线经过她身上的时候却迎来了一个巨大的白眼,她以为我在看他,一把抓过身旁软绵绵的包气呼呼的走了。我无奈的收回了视线。

记得那是冬天的一天下午放学回家时,天正下着大雨,我上楼梯的时候,总觉得头重脚轻,一到家,便倒在床上。傍晚,劳累了一天的妈妈下班回来,见我躺在床上,摸摸我发烫的额头,看着我痛苦的神情,又望了窗外的大雨,二话没说,披上雨衣背着我向医院走去。一路上,风叫吼得更厉害了,雨下得更大了,风雨无情地向我们袭来。到医院后,妈妈给我挂了一个号,医生给我打了针,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我醒来时,发现妈妈正坐在床边。见我醒了,妈妈嘴终于露出了笑容,我望着妈妈湿漉漉的衣服和头发,点了点头,激动地说不出话来。

等爸爸从美国回来,我会让他给我细细地讲讲美国那边的见闻。爸爸平时工作很忙,一年365天最多只会有50多天能和他在一块,平时联系最多的就是电话了。他很忙,也不太可能有机会和我上聊天。我的最大心愿就是在我过寒假或暑假时,爸爸妈妈也能有一段假期,能陪我天南地北地到处旅游,看山、看水、看海、看日出。




(责任编辑:连涵阳)

相关专题